首页  »  少妇小说

【狩】(02)【作者:kevin agreas】

07-19来源:加载中【字号:||
字数:431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希尔丽斯很不喜欢那个新来的女人。不单单是因为她实力不可名状的强大,更是由于这女人无意流露出来的色气,让她感到十分紧张。

  这是魅魔对于潜在竞争对手的本能猜忌。

  于是,她像一只啮齿动物那样,小心翼翼地咬着汤勺,从厨房的门沿暗中观察客厅的情况。

  很好,安德鲁并没有看那个女人。不对,他为什么盯着旁边,是在看她那缠着石膏的脚吗?

  他难道是这种冷门足控!可扫!我失策了!

  「猫,你没事吧?」

  小鸟拍了拍希尔丽斯的肩膀,半魅魔的尾巴一阵机灵,讪讪放下汤勺,柔声说:「没……没有,一起去吃饭吧。」

  两女缓缓走向餐桌,和安德鲁与那个女人同座。

  「我的情报很重要~ 你确定这种货色真地行?」

  绷带缠着右眼,强大的女人纵使重伤在身,言谈之间依旧霸气。

  「切,半死不活的狩魔人。」

  小鸟的心声从他人的嘴中说出,惊了她一呆。

  「你……你会读心?!!」

  「普通的情报的确可以用暗码转译后再发给总部,但这份……不行。你先去联系京都的地区负责人,应该是个老不死和尚……夏侯渊……不对,花讽院。」
  糟糕的罗马音念得略懂中文的JK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的她沉默片刻。

  「你会读心的话,我的想法……」

  「首先,我只能读到一些只言片语的信息。其次,你如果不想去的话,我就把你宰了下饭……」

  灌下红茶的女流氓匪气严重,吓得JK拎起公文包立时跑路。

  「等我伤治好了,就离开此地,你们有什么推荐的医生吗?」

  狡猾地扒来多出的便当,独眼熟女把另一只肿胀的胳膊搁在桌上,厚实的鳞片动辄从缝隙中飙射鲜血和焦烟,因为蒸发的关系,倒没留下多少血污。当然,还是让负责清洁的希尔丽斯很恼火就是了。

  「在下如果没搞错的话……这是高位血族的血华凝成【活蛭箭】造成的创口?可如此严重的排异反应,怕是和……您的血统有关……」

  小心地组织措辞,狩魔人面对可怖传闻伴身的前辈不敢怠慢。

  「是的,你猜得没错,安德鲁先生。」

  蓝羽射手如是答道,冷然默叹一声。

  老家伙,你终究时续不成了。可是,我会帮你报仇的。

  我的名字叫周就,今年十七岁,因为发音的关系,我的亲友们喜欢叫我JOJO。

  听了这种设定,旁人可能以为我是个至少身高一米九的猛男或者身负黄金精神的热血青年。

  现实之于想象的关系通常和灵吸怪之于灰矮人的差不多,剧烈的冲突是两大地底种族交流永恒的旋律。

  因此,我体长一米六九、身材瘦弱、少年白头的形象应该不会太具备冲击力。
  体格上的不足和九年义务制关系不大,虽然许多懒人习惯把自身的懒惰归结于填鸭式的负荷教育,不过好在我还不至于那么擅长推诿责任。

  「啊~ 慢点~ 」

  含住我两腿间的要害,年轻的应召女郎的服侍颇为灵活,忽快忽慢的节奏就是一支华丽的变奏曲,而我在忍受了六七分钟后即将掀开终章。值得一提的是,她长久来对于会阴的按摩诚然也是不错的协奏。

  噗嗤,激射的白浆有辱她那漂亮的面孔,但好在我预付的价格值得上这种程度的羞辱。

  是的,我那早衰的外表主要缘由是不太检点的私生活,作为外交官和商人的父母久居国外,对我表达亲情的方式自然只有每月十五号银行账户打来的数字罢了。

  扶着温香软玉的躯体进入澡堂,在离开酒店前清洁身体、顺便洗个鸳鸯浴是倒数第二件事。

  急促的呼吸逐渐平复,明亮的浴霸骤然熄灭,我的女伴在没有外力的作用下突然昏倒在地。浴室的门紧紧锁起,花洒里的水却不肯顺从龙头的指使停下。仅仅是几个呼吸的时间,水位已然迫近到了我的胸口。

  隔着磨砂玻璃,一道阴冷的乳白鬼影自水中浮现。

  「又一个恶心肮脏的嫖客,我要把肥皂塞进你的肠子里然后搅成一团……」
  「地缚灵吗?你若愿意束手就擒,我就走超度那一……」

  「谎言!你们臭男人除了哄骗女人,还会什么!」

  几年前,S市的报纸报道了某个女子在该酒店内的浴缸中溺死,从现场状况来看,应该是他杀,而且可以推断,凶手应该和被害人来往甚密。出于某些不可言说的因素,该报道很快消失在滚滚舆情之中,毕竟民众的记忆总是很短暂的。
  「你的姘头如今可是步步高升……对此我也没什么办法,可鉴于你将怒火发泄在3个无辜的路人身上……」

  「无辜,你知道什么叫无辜!他们唬骗妓女,会给她们名分,就和那个男人做的一样!」

  怨气浓烈的鬼魂找人寻仇是件相当麻烦的事,因此灵界法则规定了它们大多会成为地缚灵。

  「那我呢?」

  「你对待那个女孩的方式过于温柔做作,肯定也是不怀好意!」

  尖叫着,冲少年作出一个惊悚的恐吓,女鬼穿过玻璃,双手直取被水淹没的咽喉。

  呀咧呀咧da☆ze……

  哎,这叫是什么事嘛~ 难得出来公干,还要遇到个女权死鬼。

  「你的能力假使只有放出令人衰弱的阴水,倒是可以给我当个管家,可惜了……直男癌之于女权,就如同酸黄瓜之于巨无霸,是完全不能忍受的存在啊!」
  浓郁的蒸汽瞬间撑满密室,还有的便是周就不停的叫嚷:「乌拉乌拉乌拉乌拉!伏特加色波纹疾走!」

  未必只有鬼魂才能击败鬼魂,但的确只有阴阳眼和鬼魂本身才能看见鬼魂!
  那是……阳鬼?

  没能看清少年背后的橘红魅影,女鬼的灵体已被乌拉得丝毫不剩残渣。
  中二之魂燃烧了几秒,因对手太弱而叹气的周就只能回归一个东方狩魔人的本职工作。

  放水、人工呼吸、安顿应召女郎、动用术法催眠……喝点伏特加助兴,最后退房卡。出于省钱的目的,他没有选择包夜,加钟显然成为了个不太实际的想法。
  在周就回到那间还算不错的洋房里前,他甚至幻想在出租车上搓盘农药。
  可凌晨四点的S市可不是洛杉矶,没有篮球达人起来训练,这时候接客的出租车司机也乏陈可善。

  于是,辍学的文痞狩魔人在全家便利店过夜时打开了手机,收到了一条令他神色震动的简讯。

  哎,每个人都欠贼老天一笔债,只想不到那老东西还得比我快。

  卖力的夹弄针对坚决的抽插,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理了理碍事的白大褂,扶正黑框眼镜的黑泽先生显得斗志昂扬。

  要是有一张素人般的面孔就太棒人,紧盯着包裹住燕首的白腻,男人贪心不足地想着。

  「是这样吗?」

  明亮的胶衣反射着摄人的光芒,办公室那青蓝的打扮愈发刺激起医生的背德感。在这家私人诊所的后部和自幼相处的女性颠鸾倒凤。

  「绑住我,然后和平常一样……」

  年纪尚轻,口味却重——这个评价应该称不上离谱。

  应声回答的黑衣女郎娴熟地将医生推倒在办公桌上,彻底褪下他的平角裤,一指探出,黑气若藤,绑住半边身子,一指挂入男人的菊穴,缓慢移动。

  「前列腺检查哟,黑泽医生……你知道的,很必要的……嘻嘻~ 」

  深情望着美人的鹅颈和那个骇人的断面,男人悠悠地继续角色扮演,撕扯着那不甚嘹亮的咽喉:「塞顿,你这恶毒的杜拉罕!!!不要啊,好羞耻啊!等等,塞顿,别离开我啊!不是又要放置PLAY吧!」

  恶魔的气息!

  来不及对主人解释僭越的行径,以黑影作茧拢住医生的全身,拟态而出的伸缩锁链、弹射镰刀,完美地从空中刮出新月。

  鬼魅、神速!

  全然无用!

  高抬腿,石膏脚,轻而易举地把凶器压进墙壁的缝隙中。

  不速之客表现了她强悍的身手,嘴角上叼着点燃的万宝路为蓝羽射手畸形的右爪拍掉,任由烟灰无礼地落在整洁的地板上。

  「那个能治好我的色鬼医生就住在这里?你能和我讲讲他去哪了吗,无头骑士?」

  浓烈的敌意在两女间飙升,安德鲁暗叹麻烦,还是得出面交涉……这位狩魔人前辈的脾性……在被恶魔附身的先例中还是算能够忍受的吧……

  但愿。

  为什么会那么屈辱吗?

  嗔怒的质问在半魅魔的心灵上反复旋转。

  是我,是我先,明明都是我先来的。调教也好,中出……好像还没有过……还是喜欢上搭档也好……

  指甲在门沿上愈抓愈紧,围裙贴在墙壁上无奈地出现褶皱,千万种纠结于心头……啊啊啊!这就是妒忌的感觉吗?!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喜欢的他,不惜对我沉默,背对我而去。不惜舍弃自己的思念,向我补偿一切。跨越一年的感情,终于实现了。那样本应该已经满足了。只要我的心愿实现,应该就能百年好合了。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这是什么狗屁治疗方法吗?要不是那个庸医身边还有个杜拉罕,我希尔丽斯,以半魅魔的尊严起誓,一定要打爆他的狗头!!!

  那天……

  安德鲁调停完无头骑士和恶魔射手的针锋相对后,黑泽医生恬不知耻地从影茧内脱身,光着下体穿上夏威夷风格的平角裤。

  「哦哦哦~ 原来是总部派来的干员啊!我黑泽接受了贵会的赞助多年,理当提供分内的治疗服务。」一口标准日式英语惹得狩魔人反应迟缓,不过理解个大概的意思还是不成问题……

  推了推眼镜,医生眯起色鬼眼神打探了下蓝羽射手LEVY的惹火身躯,悠然道:「居然有这种伤势,我还不知道札幌存在如此级数的血族呢?如果可以的话,能帮我抓一只用来研究吗?肤白貌美,性格温顺的优先哟~ 」

  幸亏无头骑士摸不着头脑,不然此刻的表现必然是挠头苦笑,主人话痨的程度和他的科研精神与花心的确是一个层级。

  「活蛭箭的治疗方法么……其实很简单,活血化瘀就行了呀~ 我独家培育的变种三七,配上一点深渊里常见的灵魂蛆虫,以一定的工序做成特效药,加上一点性生活调剂调剂,半个礼拜就可以恢复了。你是恶魔吧~ 是恶魔吧~ 能不能赏光献个血研究……不对检查下身体,保险起见嘛~ 这是我身为医者的职业素……」
  罗里吧嗦的性格简直要逼迫蓝羽射手赏他一拳,可杜拉罕识相地拉住了黑泽的白大褂,示意他适可而止。蓝火烧干雪茄,女狩魔人大咧咧地将本不过肺的烟气全数吸入,半带威胁地瞧了一眼医生。

  要不是死话痨是总部直属的科研人员,我真想立马锤爆他的屁股。

  眼下……

  「前辈……我想你能否从我的身体上挪一下?」

  安德鲁生涯首次壁咚的对象是喝得半醉的LEVY,更为尴尬的是女狩魔人用来壁咚的绝非她抓住伏特加的手,而是胸前的那对重磅炸弹。

  「方便我的治疗是你的义务吧~ 安德鲁,狩魔人新世纪改订准则里说过的,在任务时间外,要听从资历较深的前辈哟~ 」

  火辣的话语辅佐恣意的扭动,肉身强过小伙太多,「野兽前辈」没费太大功夫就把安德鲁捉到床上。身上的绷带石膏不曾阻碍女人的灵活,看来黑泽这根花心萝卜的素养还是值得信赖。

  联想到该女几任搭档的悲惨下场,安德鲁决定暂时顺从,避免落得个残废退役的下场。

  「这就对了嘛~ 后辈就是要乖一点♂」

  酒气浓厚的嘴唇霸占少年的嘴后,娇舌兴奋地寻求另一条舌头的纠缠。战斗!是的,恶魔的血脉令这件本应让人愉悦之事变得杀气腾腾,或者说在LEVY的字典里只有粗暴的蹂躏才能令人愉悦……

  解开边缘破损的皮质夹克衫,内里仅有绷带缠绕的两枚炮弹呼之欲出,徒手拆裂碍事的条条带带,双手拱乳,卖力的夹弄安德鲁的脑袋,高挑的蓝羽射手眸中跳跃青炎,抬起膝盖顶弄住略矮一筹的后辈正中。

  「来嘛~ 别那么害羞呀~ 」

  快乐,在那两人之间绽放时门外的希尔丽斯颓然坐倒,失去梦想,喃喃自语。
  「原来是该这样操作的吗?我算是学到了~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